株洲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至尊符神第一百二十七章想法

发布时间:2020-01-24 22:34:50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 想法

“怎么会这样?”

薛金和所部海匪的魂灯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内全部熄灭,这让暗夜叉和龙傲都是大吃一惊。

薛金身经百战,悍勇无双,所部海匪也全是百战之余,其中仅凝脉期的海匪就有二十四人,战力极其强悍。是以每次但凡和恶仗险仗,暗夜叉都会在第一时间内想起薛金和其所部海匪。

暗夜叉本以为以薛金所部的实力,再不济也能在对方的阵法中杀出来,没有想到竟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全军覆灭,连一个人也没有跑出来。

薛金部的覆灭让暗夜叉等海匪大为震惊,他们不得不暂时停下对老龙湾的攻击。

龙傲见目空一切的暗夜叉遭受挫折,心中有説不出的快意,脸上却装出一副戚哀之容,説道:“辛焱贼子!最擅长的就是倚仗符阵之利,暗箭伤人,薛金兄弟极有可能是误中对方的奸计,所以才遭此不幸。”

暗夜叉diǎn了diǎn头,説道:“辛焱贼子所布的阵法禁制确有不凡之处。我们的人进入阵法禁制中后,耳目不灵,通讯不畅,进退皆受其制。而对方可借助大阵的掩护,进退攻守皆来去自如,便利无比。所以,要拿下老龙湾,非攻破敌人的符阵禁制不可。可惜的是,我出来的时候太急,未曾带来破阵器具。”

龙傲想了想,説道:“我知道有一条xiǎo路,可以从悬崖上攀上去。这条路直通老龙堂。咱们从那里杀过去,他们一定会措手不及。”

暗夜叉説道:“老龙头,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有这样的路,你怎么不早説。”

龙傲叹了口气,説道:“为了防止别人从这里偷袭,我已用断龙石将这条路堵住了。要想重新开启,非有五六天不可。”

暗夜叉道:“事不宜迟。这样吧,我在正面牵制他们。我另外再调一队人归你指挥,待打开通道后,你可收扰以前的旧部,再从背后偷袭,破坏对方的符阵禁制。到那时我们再趁机突入,里应外合之下,定可一举拿下老龙岛。”暗夜叉的算盘打得极精,让龙傲率人偷袭,如果成功,则可拿下老龙岛。万一失败了,也可以置龙傲于死地,完成赤术布置的任务。

龙傲明知道暗夜叉没安好心,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暗夜叉见龙傲面有难色,説道:“嗯,你放心,辛焱贼子和南宫云珊手下没有多人人,光是防御东西两头他们就顾不过来,对中间的防守一定十分空虚。而且他们也绝对想不到你们会从这里偷袭,所以你们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另外,我送你一颗,你服下之后,可将功力暂时提升到金丹初期的水平。”

龙傲心中惊疑不定,脸上却不显露半diǎn,他接过,説道:“多谢暗夜兄弟了!”

暗夜叉摆手道:“我赤龙岛与老龙岛本来就是一家,不必客气。你只管放心从背后偷袭,正面的敌人我来牵制。”

龙傲怀揣着,内心惊疑不定,若是能把功力提升到金丹境界,可以轻易破除老龙湾的阵法,擒杀辛焱和南宫云珊等人,根本无须他率人前去偷袭。但问题是,像精元丹这种猛药,效用越大,副作用也就越大,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服用。

……

薛金和所部海匪全军覆灭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老龙岛,所有人都奔走相告,欣喜若狂。特别是那些曾被奴役过修奴和修者们,更是一片欢腾,许多人都泣不成声。

对于黑风营来説,这一场干净利落的胜利,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在阵法的掩护下,南宫云珊和二十四侍女一个突击,就将曾经不可一世的薛金和所部海匪杀得七零八落,伤亡惨重,黑风营再趁乱杀出,在给予薛金和所部海匪沉重打击的同时,还成功地将他们分割开来……

接下来的战局,就再没有了任何的悬念,薛金等头目全部倒在了南宫云珊和二十四侍女的剑下,而其余的xiǎo啰喽们则全部被黑风营所消灭。

是役,薛金及其所部海匪全军覆灭,无一生还,而南宫云珊和二十四侍女无一伤亡,黑风营无一阵亡,只是有十余人受伤。

这场干净利落的胜利,让黑风营士气大振,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每一个人都充满了信心。

“哈哈哈,牛皮哄哄的薛金又怎么样,不还是一样死在咱们手中了。”

“是啊,是啊!暗夜叉要是还敢来,咱们就打他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哼哼!他们要是再敢来,光是那些阵法禁制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别的我不懂,但是光是咱们身后那一排月牙弩,就够他们受的了。”

“还是跟着大人混有前途,你看看,咱们现在手上拿的,身上披的,哪一样不是好东西。哼哼,以前咱们跟着龙傲时这老东西时,他宁可把好的法宝都扔在库房里发霉,也舍不得给我们用。结果呢,被大人连锅给端了。”

“咳咳!你别拿龙傲这样的和大人比好不好,大人雄才大略,胆识过人,龙傲那样的渣渣,连给大人提鞋的资格也没有。”

……

陈奕立于阵中,看着无数像工蚁一样繁忙的众生产修者们,心中充满了敬佩之意。

在他看来,刚才的这一战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除了南宫云珊指挥若定,二十四侍女的剑阵凌厉无双外,老龙滩上这些密密麻麻的符阵禁制也功不可没。

若是没有大阵的掩护和牵制,南宫云珊和二十四侍女的突袭根本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战果,对方的阵型也不会因此而散乱,要是对方阵型未乱,他手下的黑风营根本就不可能在对方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按照陈奕的推演,如果撇开符阵禁制的因素,自己这边与薛金部的战斗将会是一场势均力敌、惨烈无比的苦战,而且胜负难料。

陈奕出身战将世家,自xiǎo便对各种战阵十分着迷,对阵防流这种曾在历史上大放光彩的战术他也并不陌生。

阵防流始创于以符阵立宗的方寸山,扬名于修者与妖魔之间的战事。曾几何时,强横无比的妖魔们也在一座座符阵禁制林立的坚城要塞面前束手无策。即便是到了现在,各大门派对符阵禁制也依然很重视,各大派和家族在宗门重地都会设置大型的符阵禁制,进行守御。

在陈奕看来,辛焱所部置的符阵禁制与各大宗门符阵禁制相比,还显得有些粗糙甚至是简陋,但是用于对付眼前的海匪却绰绰有余,他们居然连攻城的大型法宝也没有带。

最让陈奕惊异的,还是辛焱对符阵禁制的运用。与一般的符阵流不同的是,辛焱所布设的符阵禁制攻击性极强,把敌人引诱到大阵中来加以消灭,是他的拿手好戏。而且,辛焱从来也不局限于符阵禁制,看准时机,他就会主动出击,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能不能将符阵流与战阵结合起来……”

如同一道亮光划破黑暗,陈奕的脑中突然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现在他所部的黑风营战力平平,不要説与各大派的精锐战部相比,就是与暗夜部的妖风海匪相比,也有着不xiǎo的差距。

这让他无时无刻不在思索一个问题,如何快速地提高这支战部的战力。

但是要想提高一支战部的实力,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除了需要经过长时间战阵训练之外,还要能够找到适合的战阵的修者。

就如南宫云珊手下的二十四侍女,人数并不多,但是所修炼的功法一致,她们的寒星剑意与南宫云珊的明月神剑完美地契合,她们发动剑阵进行突击时,威力极其巨大。

反以他手下的黑风营,营中的修者大多来自老龙头手下的海匪们,这些家伙来自五湖四海,什么门派的都有,他们修炼的功法,使用的法宝都完全不同,里面有禅修有散修有剑修。

若论及单打独斗或是xiǎo群作战,倒还勉强看得过去。但是问题是,在两军对垒的战阵之间,个人的勇武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所以,陈奕只能将黑风营编成一个个xiǎo队,每个xiǎo队的修者种类都不相同,同样每个xiǎo队的战术都不相同。

这样的战部,遇上像今天这样的乱战,倒是可以有不错的表现。但是如果他们遇到了像南宫云珊和二十四侍女这样的精锐战部,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对方只需要发动一波剑阵突击,就能就这些家伙们杀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

这是陈奕绝对不能接受的事。

既然大人把黑风营交到自己手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这份期望。

可是要将这群来自不同门派,使着五花八门的法诀的家伙们,捏合成一个整体,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説陈奕这样初出茅庐的xiǎo家伙,就算是久经杀场的老将,也没有太多太好的办法。

但是辛焱将符阵流和战部结合的打法,却给了陈奕极大的启发。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能不能将符阵禁制和战部更好的结合起来呢?

一天之后,忐忑不安的陈奕找到辛焱,向他説了自己的想法,末了他弱弱地加了一句:“这个打法以前没有人试过,也不知道行不行!”

“以前没有人试过,咱们可以试啊。”

辛焱一直都很耐心地听陈奕的话,当他听到最后的这一句时,却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他想了想,对陈奕説道:“你的想法很有意思,我看应该可行。不过,战阵这方面的事,我不是太懂。这样吧,一会儿咱们把南宫云珊、郑铭、温仁他们都叫过来,大家一起来商议战阵编成的问题。”

李沧区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清远市中医院
湖南妇科治疗方法
汕头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宁波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