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设计已久的阴谋

发布时间:2018-10-16 18:30:19 编辑:笔名

  从天而降的别墅

  于勒是个身无分文的失业青年,这天,他正在床上翻看报纸,想找个合适的工作。忽然,报上的一则售房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启事的内容是:在市郊的阿德里德山脚下有一幢二百多年历史的别墅。别墅的主人名叫戴德·霍尔,他现在要以二百万美元将别墅出售,有意者请与弗兰斯律师事务所联系。

  启事的结尾有几行小字:本别墅特别欢迎姓奥思古斯的人士前来购买,如果您再拥有一块绣有本别墅外貌的白色手帕,那么,别墅主人将把这幢别墅免费赠送给您。

  于勒看完,兴奋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原来,于勒就姓奥思古斯,而且,在他父亲临终前,曾把一块绣有别墅形状的白色手帕交给他。

  于勒急忙翻箱倒柜,找出了那块手帕。可他一看手帕又有点泄气了。原来,这是被剪掉一半的手帕。不过,于勒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

  第二天,于勒找到弗兰斯律师事务所,见到了弗兰斯律师。

  弗兰斯律师接过于勒拿来的那半块手帕,捧在手上仔细地看过后,又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另外半块完全相同的手帕。

  弗兰斯将两块手帕拼在一起,看到它们合二为一时,高兴得大叫起来:“太不可思议了!终于把你找到啦!”

  弗兰斯站起身,对于勒说:“我现在就领你去见霍尔先生,至于手帕的来历嘛……有机会再慢慢告诉你。”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阿德里德山脚下的那幢别墅。已经接到弗兰斯通知的霍尔正在书房里等候着他们。他用鄙夷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于勒,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弄得于勒浑身不自在。

  弗兰斯忙把那两个半块手帕交给霍尔,并与他耳语了一番。接着,在弗兰斯的见证下,霍尔很大度地同于勒办理好转赠手续,并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于勒。

  办完这一切后,霍尔对于勒说:“年轻人,从现在开始,这幢房子就是你的啦!不过,你要记住我们合同上写的,不准把别墅出售,也不准乱动和卖掉房子里的任何一件物品,否则的话,我会收回的。”他顿了顿又在于勒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无论你将来遇到什么,我要奉劝你,千万不要贪心。”就这样,霍尔带着他的家眷和仆人很快搬离了别墅。

  于勒做梦也没有想到,短短几天,自己竟从身无分文的穷光蛋摇身变成拥有别墅的富翁。

  偶然发现的密室

  于勒在别墅的酒窖里找了一瓶好酒,喝得有些飘飘然之后,就开始参观别墅。在二楼一间宽大的卧室里,他看到屋子正中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像,画的是一位18世纪的将军。于勒想起,弗兰斯曾经说过,画像里的男人就是当年建造这幢别墅的霍尔伯爵,他也是这幢别墅的任主人。

  于勒觉得这画像挂在这里,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于是,他决定挪走这幅画像。他想:反正霍尔已经搬走了,没人会在意这么一幅画。

  这么一想,他立即找来工具,去摘那幅画。谁知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幅画就像粘在墙上一样,纹丝不动。于勒气得一拳擂在霍尔伯爵画像的手上。

  他这一拳却擂出了奇迹,只听“咯吱”一声,整幅画像慢慢缩进墙里,接着又徐徐向墙内侧转动。天哪!原来,画像的背后竟然是一间密室,这幅画是这间密室的暗门。

  于勒听人说过,像这种老屋一旦设有密室,大多数都藏有金银珠宝。他立即找来照明灯,顺着台阶,一步一步向密室深处走去。

  于勒走下台阶,又拐了两个弯,来到一间大屋子里。他惊奇地发现这间屋子的正中央放着十多个铁箱子。除了五个没有上锁外,其余的铁箱子都被大铁锁牢牢锁着。

  于勒上前打开那五个没有上锁的铁箱子,里面空空如也。他又试着搬了搬那些带锁的铁箱,每个箱子都很重,根本搬不动。

  于勒急忙取来工具,动手撬这些带锁的箱子,可任凭他使出各种方法,铁锁就是纹丝不动。就在于勒为打不开箱子而犯难的时候,密室里突然响起了清脆的脚步声。

  于勒回身一看,发现来人竟是弗兰斯律师。弗兰斯笑呵呵地说:“亲爱的于勒先生,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发现了这间密室,真不简单啊!”

  接着,弗兰斯过来拍拍于勒的肩膀,说:“年轻人,别怕!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允许我给您讲一段优美的故事……”他顿了顿,说,“不过,这里可不是合适的地方,霍尔先生留在这里的咖啡味道美极了,我们边尝边说,怎么样啊?”

  价值连城的遗产

  弗兰斯领着于勒,来到一楼的书房里。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向于勒讲述着一个年代久远、而又富于传奇色彩的故事:

  这幢别墅的任主人霍尔伯爵,曾是国王的女婿,其身份、地位在当时可谓显赫一时。然而,有一次,在风月场所,他遇见了年轻貌美的舞女奥思古斯小姐。两人一见倾心,很快发展成为情侣。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只能暗中来往。过了不久,奥思古斯就为霍尔伯爵生下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

  但他们的事情终还是被霍尔的妻子知道了。她一面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老国王,并让国王下令,治霍尔伯爵的罪,一面派人四处捉拿奥思古斯母子。

  霍尔伯爵急忙派人送给奥思古斯一笔钱,并把母子俩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恼羞成怒的老国王将霍尔罢了官,流放边疆十年,而奥思古斯母子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十年后,老霍尔在他建造的这栋别墅里,把毕生积攒的金银珠宝分装在十五个铁箱子里,存放在别墅的暗室中。他临终前,留下一份遗嘱,规定自己的后人,每一代继承一箱珠宝,直到继承完为止。

  然而,在遗嘱里,他又做了个奇怪的决定,那就是:在自己的子孙后代继承珠宝的同时,必须找到他与奥思古斯小姐所生儿子的后人,并将别墅和金银珠宝的继承权暂时转交给奥思古斯的后人。否则就要剥夺他的继承权。

  老霍尔留下遗嘱后不久,就去世了。从弗兰斯的曾祖父起,他们家族就一直成为这份遗嘱的见证人,并负责监督遗嘱的执行情况。现在,轮到戴德·霍尔这代,已经是第五代继承人了。弗兰斯已经查实,于勒是奥思古斯的后人。所以,他按照遗嘱里的内容,将继承权顺利地交到于勒的手里。

  讲到这里,弗兰斯又告诉于勒,他可以拥有这一代的继承权,也就是说,在于勒离开人世后,必须把继承权再次交回给戴德·霍尔或者他的后人。至于那块手帕,则是当年霍尔伯爵与奥思古斯母子分开时,送给他们的信物,之所以把它一剪两半,主要是作为日后相认的凭证。

  弗兰斯讲完,起身从怀里掏出一把有些发旧的铜钥匙,递给于勒,并深有感触地说道:“年轻人,拿上这把钥匙,取走属于你的那份财富吧。这些珠宝足够你享受一辈子,赶快离开这里吧,这里不属于你。,祝你好运!”弗兰斯说完,夹起公文包快步离开了。

  于勒重新回到暗室,并用钥匙顺利打开第六只铁箱子。当耀眼的珠宝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于勒兴奋得手舞足蹈。

  兴奋过后,于勒找来一只大口袋,小心翼翼地将珠宝装起来。就在他即将装完珠宝的时候,猛然发现在铁箱底部露出一只圆形宝物,仔细一看,竟是一顶金光闪闪的王冠。这顶王冠是用黄金打造,四周镶满了各色宝石,特别是冠顶那颗硕大的钻石,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璀璨夺目。

  于勒知道,这一定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他准备用双手将它轻轻托出来,然而王冠却纹丝不动。于勒感到奇怪,用力又试了几次,王冠就像粘在箱子里似的,仍然不动。

  于勒想了想,又试着转动那顶王冠,王冠随着他手转动的方向慢慢地动了起来。可就在这时,暗室四周的墙壁突然剧烈颤动起来,屋顶突然塌裂,巨大的石块轰隆隆向于勒的身上猛砸下来。可怜的年轻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设计已久的阴谋

  五天后,工人们清理完已经成为废墟的暗室,抬出了于勒的尸体。当地警方经过调查,终的结论是:于勒的死因是由于暗室年久失修,突然坍塌造成,这纯粹是一起意外事故。

  与此同时,在别墅的另一间屋子里,弗兰斯律师正在盘问着戴德·霍尔。霍尔被问得不耐烦地站起身大声说道:“好啦,弗兰斯先生,您不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我告诉您。当年,我的曾祖母为了报复那个可恶的舞女,就买通了工匠,在别墅的暗室里设下了这道机关,只要转动那顶王冠,暗室就会突然坍塌。谁叫那个年轻人这么贪心。他的死与我毫不相干。”

  “真的吗?”弗兰斯冷笑着,“霍尔先生,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其实,您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于勒呢?事情很简单,他一死,的受益人就是您,您不仅能提前拿回继承权,而且还可以侵吞于勒应得的那份遗产。您虽然没有直接杀死他,但从理论上讲,您也是杀人凶手之一。”

  霍尔听完,奸笑道:“好,就算您说得对,可有一点,您别忘了,当年,您的曾祖父也被我的曾祖母收买了,正是由于他提前提供了那份遗嘱的内容,我的曾祖母才会设计出这个时间跨度两百多年的复仇计划。这么说来,您的曾祖父也是这件事情的凶手喽。”

  弗兰斯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出别墅的。他此时的心情糟透了,因为曾祖父临终前一再叮嘱,自己的后人一定要保护好奥思古斯的后代。可现在,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无辜死了!

  想到这儿,弗兰斯从怀里掏出录有刚才和戴德·霍尔讲话的录音笔。他要用这些作为证据,起诉戴德·霍尔,为死去的于勒讨回公道。

  于是,弗兰斯揣好录音笔,钻进汽车,加大油门,快速向市区的警察局驶去……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网灭跳蚤药
跃层90-120平米新楼盘
快速门厂家图片
灭跳蚤药
玉树跃层120-140平米房价
上海高速门
灭轧机
跃层120-140平米新楼盘
北京光纤测试仪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