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胸中无累是一腔太平

发布时间:2019-07-13 16:37:59 编辑:笔名

我有一个叔叔是村里的小学校长,后来因为农村的生源减少,所以他又被分配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工作。

他是语文老师,家里边有很多藏书。听人说,他在县城内开了一家书店,就在实验小学对面。

我从小就爱看书,但是家里边却没有什么书看。因为我们是本家,所以我常常去叔叔家里借书。

我在六年级时向叔叔借过一部《中国现代小说精选集》,这部书囊括了民国乃至当代的一些作家的作品。诸如鲁迅的《狂人日记》、孙犁的《荷花淀》、阿城的《棋王》……这些饱含人文情怀的文章,也使我这个农村少年的思想暗暗发生着变化。

我去叔叔家时,往往会看见叔叔坐在书房里补习英语。书房很小,里面堆满了书。尤其是在夏天,屋子里十分闷热,桌上的台灯也显得不十分明亮。叔叔赤着上身,反复做着笔记,汗珠也一粒一粒地往下淌。

我把看完的书还给他,问他可还有什么书。他四处看了一下,说:“这里也没有什么适合你看的,都是成人看的书——要不你拿这本走吧。”

我接过书看了一眼,说:“好,我看完就还给你。”

叔叔拿起两枝笔,说:“这两杆笔你拿去用吧。——有空就过来玩。”

我说:“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我走出门来,听到风吹动着树梢,呜呜地响。我知道这是要下雨了。

我回到家就开始看书,只听窗外的风声咆哮,雨声也越来越大。

我那时还是一个懵懂少年,看书也丰富了我的眼界,我很庆幸在该读书的年纪养成了读书的习惯。

后来我在县城上班,中午下班时我就到对面的新华书店看书。

一次与叔叔邂逅,我们便攀谈起来。也无非聊一些近来的景况,临走时叔叔邀请我到家里一块吃顿饭。我答应了,此后我们就经常往来。

叔叔膝下只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儿子,今年正上初三。有一天我跟叔叔去他家里时,听到我的这个弟弟正在房间里面练钢琴。

叔叔进来之后,看到满屋子里狼藉的东西,略有些不快,向弟弟说:“你抓紧时间练琴,练完了赶紧吃饭,好好补习你那功课。人家白天听装修的声音,晚上再听你练琴,还让人家活不活了。”

叔叔走进厨房,一边洗菜,一边说:“我真不想进这个家,真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去过。”

我看到盆里的碗还没有洗,于是就动手去洗。叔叔拦住了,说:“你去外面坐着,一会儿吃饭,哪能让你洗呀。”

我知道叔叔的脾气,就离开了厨房去找弟弟。只见弟弟正在认真地练琴,我看了一眼琴架上的琴谱,上面写满了音符,在我看来真就是天书了。

我没去打扰弟弟练琴,就坐在一张椅子上聆听。我注意到,弟弟的床头边上摆满了关于欧洲的书籍。

叔叔悄悄推开了门,向我点了点头,我就起身来到外面客厅坐下。

叔叔拿起一小瓶酒,说:“今天你也喝点。”

我说我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喝酒,今天就以茶代酒吧。

叔叔端起酒杯饮了一口,说:“你弟弟真也让我操碎了心,去年中考没考上,又复读了一年。上补习班钱也花了不少,可是成绩也没好到哪去。整天还乱买东西乱花钱,你看看这屋里这些东西,这不都是钱吗?”

我说:“现在的学生都这样,这也是这个时代的影响。——我看他挺喜欢欧洲的?”

“是,他也就对欧洲有兴趣。他好跟我讲欧洲的历史地理,那些我也听不懂,我让他多读点书他也不听。”

“你说的读书是读中国书吧?”

“对!”

“我觉得弟弟不喜欢看中国书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架钢琴绝不仅仅只是一架钢琴,那架钢琴代表的是整个西洋文明。他每天都与钢琴为伴,耳濡目染的都是西方文化。俗话说‘先入为主’,弟弟既然已经接受了西洋文化,就不容易再接受其他文化了。就像我从小读古书,就不容易接受西方观念一样。”

叔叔点了点头:“说的对。他从五岁起就开始弹钢琴,到现在也练了十年了。他很崇拜郎朗,他在钢琴上倒是很有自信,我也相信他能在弹钢琴上有一番作为。”

“我感觉弟弟身上有一股音乐气质,应该是长期弹钢琴培养出来的。我觉得如果我弟弟以后想要在其他方面发愤,一定会突飞猛进,因为他身上的那种特质是别的学生所没有的。”

叔叔喝过了酒,又去厨房盛饭,原来是煮的面条。

叔叔一连叫了几声,房里的琴声才渐渐停止,然后就听见传来懒洋洋地拖鞋声。

弟弟刚坐下,就看见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小泰迪,活蹦乱跳地。

“功课怎么样了?马上就要中考了,又是一年。”叔叔说。

弟弟也不说话,埋头吃完了饭就回房继续练琴了。

叔叔说:“吃完了饭,我要去一下书店,要不你在这里先看会儿书。”

我说:“我也没事,不如我跟你一块去吧。”

“好吧,那咱们慢慢吃。”

吃过了饭,我们来到楼下。这时已是夜晚,夜幕下的小区倒是也挺热闹。

叔叔开的书店在东风路上,对面就是实险小学。我们来到书店,只见婶子正在店里忙着收货。

我向婶子问了好,就听见婶子向叔叔唠叨:“你说中考就快要到了,你到底给他想办法了没有?你整天逼着他练琴,到现在摸底考试门门不及格,你自己也是老师,你就不能给他补补习?整天还嫌他这嫌他那,这还不都是你造成的?”

叔叔皱着眉头,只说:“我都给他规划好了,谁让他自己不听?我说也没用。”

“他听了倒好,你爷俩一个性子,都是不听人说。你看看人家孩子多听话,都复读了一年了,怎么还不知道?他现在也不小了,他就不能听人说句……”婶子一边摆货,一边不停地唠叨。

“好了好了,我明天再给人送送礼,为了他我再去求人好不好?”叔叔说完就走进了里间。

婶子又转头问我:“你在家也这样不听你爸爸话吗?当初你也是这样,不好好上学。”

我笑了笑,说:“也不能把成绩看得太重,成绩只是一方面。”

“成绩不重要?考学考不上怎么办?上学上不好,以后找工作怎么办?”婶子说。

我一时语塞:“——婶子近买书的多吗。”

“还行吧,也就这样;天天累死,从早到晚一刻也不得闲。——你叔什么事也不管,店里就我一个人操心。还有你弟弟,学也不好好上,就知道跟我要钱。他要是懂点事,我也不至于天天生气了,整天家烦宅乱的……”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家也好不到哪去。”

我帮着她收拾完了东西,然后就踱到里间。

叔叔看见我进来,就说:“你看有什么喜欢的书,就拿去看吧。——反正这些书也卖不出去。”

我说:“不用了,我来这里也是一样。”

“我还有一个储藏室,里面有很多书,有时间带你过去看看。”叔叔说。

“你每天都忙到这个点吗?”

“每天都这样,学校里的事情也多,今天还算早的,哪天不是到九点之后才吃饭?”

“对于考试,也不必太过苛求,尽力了就可以了。”

“随他去吧,”叔叔叹了一口气,“考什么样就什么样,说多了也白搭。”

我跟叔叔又随便聊了一会儿,然后就回去了。

第二天下班之后,我就来到书店里。看见叔叔也在这里,察其神色,好像要动身。

寒暄了两句,叔叔说:“你先在这里看书吧,我今天有些事情。”

我点了点头,说:“好吧。”

叔叔起身坐上电动车,回头又问我:“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我笑了一下,说:“其实我是惦记你的那个储藏室。”

叔叔说:“那这样我先带你过去,你骑你的车子,咱们一块走。”

叔叔的储藏室是在地下,里面排列着三架书橱,每架都分为四层,全都放满了书。

“你先在这看吧,我得先走了。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行。”叔叔说。

“好,那你先忙吧。”

我打开书橱,慢慢地寻找感兴趣的书籍。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叔叔推门进来,说:“我以为你走了呢,还在这里看呢。”

“一看起书来就忘了时间,你平时就在这里看书吗?”

“心情烦躁的时候就到这里来,平时也不常来。”

“那你这些书还卖不卖?”

“卖它干什么?这些书也卖不了几个钱,留着自己看看。”叔叔摘下一把钥匙,“这把钥匙你拿着,想看的时候随时过来。”

我接过钥匙,心里一阵感激。

“我平时都是到新华书店和文化馆去看书,说那里的书都是我的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因为我不用花钱就可以随时去看。”我笑着说。

叔叔也笑了,看着这些书橱,说:“对,其实这些书也是你的。”

叔叔看了一下时间,说:“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有时间再过来看。”

我放下书,关好了书橱,就跟着叔叔离开了地下室。

曾听人说,叔叔刚在县城落户时,家里就被一场火烧得一干二净。那个时候叔叔也没有什么积蓄,可以说是白手起家。而今在容商豪庭有了自己的住宅,虽说不甚宽裕,但也颇算得是小康之家了。

我如今在县城上班,虽说认识的人不少,但基本都只是泛泛之交。每天处在名利场中,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早就忘记了自己当初的梦想与追求。

叔叔常常跟婶子提起:“小侄一个人在县城里住,只有我们是他的亲人了。平时我们要多照顾,有时间就让他来我们这里吃饭。”

他跟我说:“你现在正是奋发的时候,一定要努力去做。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切都晚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有很多梦想,成了家之后便整天奔波。像你现在还未成家,爸妈也还硬朗,家里也没有什么事让你操心。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出个样来,也让家里人长长脸。”

我说:“无论以后怎样,努力了就不会有遗憾了。”

记得明代吕坤说过:父母无疾,是人子太平;胸中无累,是一腔太平。

但愿我们这一老一少,能够胸无遗憾,博得一腔太平。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把癫痫病治好需要用什么方法啊

上一篇:一生一部戏

下一篇:只在一声滴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