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奋不顾身的蚂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06:13 编辑:笔名

我是一只蚂蚁,被困在孤岛时,开始思考人生,寻找出路。不再只是将比自己大许多的重物贪婪地搬进洞穴而自豪而快乐。  那是一次充满奇迹的旅行。  我一无所有,但我赢了。  开始生命的又一程。  ——题记  这个世界,太多意外,太多意想不到,太多迷茫,太多陷阱,太多曲折,太多诱惑,太多残酷、太多无奈……太多,欲说还休,聊以自慰吧。  我是一只蚂蚁,贪欲充斥着我所有思想,我马不停蹄地奔忙,奋不顾身地搜罗,明镜似的眼眸里都是惊艳的猎物。哈哈,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丰富,如此绚丽,如此为我而存在。  一天,我来到珠峰脚下。一只蚊子告诉我,珠峰上有鲜美的食物,有取之不尽的珍稀宝藏。我毫不犹豫地开始攀爬,一心想拥有谁也拥有不了的肥厚。  我几乎忘了我是一只蚂蚁,一只可以和蚁群一起快快乐乐生活在一片乐土的小小昆虫。  我的聪明、勤劳、勇敢,加上远大的理想和抱负,想拥有自己想要的世界,势在必得。  我奋力攀登,向着既定的目标。  爬了很久很久,我以为快要到峰顶了,我却被无情地弹落。  正在纳闷,一只飞蛾悄悄地对我说,你爬上了巨人的肩膀,好在他很善良,没有一指头摁死你。快逃生吧。  我在水中,左顾右盼,懊恼不已。深潭清澈见底,有一片云朵。原来我爬上了他的肩膀。他正坐在水边,将我狠狠地弹落在水中。我以为从高处摔下,又掉进水里,肯定没救了。但我分明还活着,还能思考。我在水中奋力地游,好长时间才游到一块石头上。我绕着石头盘旋,我终于绝望地知道石头就是一个孤岛。我除了无望地从四周寻找能通向家园的路,只有彷徨、叹息、渴望。  在我耗尽所有力气,绝望地要放弃继续挣扎时,一个小石块搭建在这个孤石一侧,我喜出望外,很快便顺着一个又一个的石头走出了水域。  我踏上了寻找我的蚁群之路。  我恍然大悟,我明亮的眼睛,还有勇敢、聪慧,虽说力大无比,还有勤劳,包括贪心,都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不堪一击。因为,我是那么渺小,在风雨来临时,没有藏身的洞穴,没有伙伴相互依靠,被这世界呑没是随时的事。  初生牛犊不怕虎。独闯天涯,看来犯了有勇无谋的错。我必须要找到回巢穴的路,回归蚁群。  谁都知道蚁穴溃堤,这力量来自我们这个弱小的群体。  我凭借我强大的方向感和嗅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我的巢穴。  这样一来,我的经历使我有了更多大胆疯狂的想法。经历告诫我很多道理,那次意外更是让我有了探索未知世界的勇气和决心,我随时准备发现和思考。  我告诉我的小蚂蚁,生存,需要睿智、勤劳、勇敢、坚持和坚强,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存方式。绝不能只贪眼前,也不能好高鹜远,好大喜功,更不能单打独斗。  我是蚂蚁首领,我带领我的后裔,拥挤进一座城市。我以为从此我们就属于了这座城市,拥有了这座城市,就能衣食无忧,尽情地享受这座城市的斑斓璀璨,霓虹闪烁。一天我们正尽心尽力地建造我们的宫殿。可是一只大脚狠狠地摁捻在上面,那只脚恶毒地毀灭了我们历经数天的辛劳,还有惨死的蚁。他喃喃而语,霸道而又疯狂,说这是他的地盘,我们也敢侵犯。那只精美干净的鞋上粘满蚂蚁残骸,我看着那只噬血后肮脏的鞋子,仿佛看到他的残忍和暴烈,还有贪婪。他从一桩豪宅里出来,想必那就是他的巢。我们不过是在一片草地的边上建一个栖身之处,他都容不下。我以为只有我们蚂蚁贪心,有时候背负着超过自己重量或洞口的物体,契而不舍全力将其搬运回家,其实,这些对于我们有什么用呢?却要遭遇刚才被那只大脚毀于一旦的命运,甚至生命。一切不过是徒劳,只是一种贪得无厌的游戏。我带领苟活的蚁群慌乱地四处逃命。后来我又带领我的家族来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园林,以为这才是蚂蚁的天堂。一天里或是阳光灿烂,或是绿树阴蔽,或是小草上珠露晶莹。我勤劳的蚂蚁们又开始建设家园。它们排着长长的队伍,搬运着超出自己体重的建筑材料,偶尔也搬运食物。我是蚁群的首领,我天天站在洞口监察。我看到一个少年,总是盯着我的蚁群,有时还用一截小木棍挡住蚂蚁的去路。我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淘气的孩子无聊的举动,我不想放弃修建一半的工程。我错了,因为少年依恋蚂蚁,终被他的母亲发现。玩物丧志,玩赏蚂蚁,失去的是宝贵的时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晌午,滚烫的水,不断地流向蚁群劳作的地方。那时我正在一个树枝上乘凉,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惨烈。我终于明白这座城市不属于我,城市虽然金碧辉煌,风光无限,高楼林立,却建不成一个属于我们的洞穴,包容我的族裔。原来挤进一座城市,充其量只是城市的一分子或一滴水而已,被蒸发或毀灭是随时的事。  我带领仅存的几只蚂蚁离开了那座硕大的城市,回归我古朴的家园。我对同类说:蚁生在世,勤勤恳恳,起起落落,付出不一定得到,但得到肯定得付出。  一天,我突发奇想,想做一只寄生蚂蚁。想寄生在人的身上,好与人类一起浏览大千世界,随着人的脚步看到大地的广阔。我趁他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歇息,从他的脚爬上他宽阔的背,一动不动牢牢地抓住,就这样他带着我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  他先去了一个餐厅,要了丰盛的早餐。不一会儿,一位身着旗袍的女子,端庄优雅地托着一个盘子走来,将一样一样的美食轻妙地摆在他的面前,之后点点头,又优雅地退下。我早已垂涎三尺,却只能忍住。说实在的我真想跳下去,离开他,大胆地去品尝那些美食,也不枉我如此聪明的设想。但是,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旅游,不费吹灰之力,不用旅途劳顿,无需苦心经营,安安稳稳地藏匿好自己。再说了,接下来不定还有怎样的风光无限。我庆幸自己很聪慧,但我必须要收敛自己的贪心,不为眼前利益所动。聪明的我边看风景边思考,还可以轻轻松松地偷听他的秘密,窥视那些对他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形形色色的人。我就是想弄清楚,人的本性。他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残暴我们这些小小的蚂蚁。我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决不再为一点蝇头小利毀坏这样的大好时机。我甚至开始为自己的快速成长骄傲和自豪。我也开始有点后悔,没有拉上要好的朋友一起。要知道这样的胜利和愉悦需要分享。只有将这种快乐分享了,那才是的快乐和满足。免得有一天我回到故乡,炫耀这段辉煌的经历时,它们撇着嘴说我吹牛。灵机一动,我开始规划,不能这样盲目地随他游荡。我改变不了他的行程,但我可以尽可能地享受他带给我的丰硕,搜索一切人类的优质,发现他们的弱点。我的祖先曾有过溃毀千里之堤的壮举,进化至今,我难道还不如我的先辈伟大。我暗自得意洋洋,先要趁机找一个同伴,一起来完成我的伟业。我静静地爬在他很稳妥的肩头,想看到更多,走得更远,完成我一个又一个美妙的梦想。早餐的美味还在飘渺,我竭尽全力克服饥饿袭来时的贪念,继续实现我畅游的梦想。  他钻进一辆车里,阳光顿时被阻隔在车窗外。不过窗外的风景就在我的眼前滑动。那辆车子干净整洁,温度适宜。他和他很默契,谁都没有一句话,车子飞快地穿越过一条又一条街道,稳稳地停在一栋大楼前。下车前他嘱咐了几句,但我没有听懂。我突然明白,要想弄明白人的想法,我得能听懂他的话。我左思右想,一时没了主意。我开始有点焦燥不安起来。  他走进一个已经坐无虚席的会议室。瞬间嘈杂的室内鸦雀无声,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他身上。他没有注视任何人,悠然地坐在独占一边的软椅上。之后目光炯炯地扫过每一张脸,或平静或微笑或不露声色或胆战心惊。我惊讶地发现,我是多么的伟大,和他一样平视面前众多丰富的表情,真是太有滋味了。我也一下子醒悟,察颜观色,从他们的声音、体态和姿势我何愁不能透视他们的内心。这个重大的发现令我兴奋不已,但我不能得意忘形,我得认真地看仔细地听,同时还得隐蔽好自己。因为,此时正有人凑近他的耳朵,悄悄地说话。仿佛快要压在我的身上,好在他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半张脸。我紧张而又恐惧地期待他赶快离开。我看到众人和我一样充满了好奇,似乎都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谁也无法知道这个秘密,我本是可以了解到一些内容,可我一点儿也听不懂。我看不到他严肃的表情有何异常或细微的变化。那人终于走了,我松了一口气。  会议开始了。他干咳了两声,以缓慢沉稳的语气安排布署。我看到有人频频点头,一付言听计从的嘴脸。也有人唯唯诺诺,终是点头应允。这时有一个人竹筒倒豆子般哗啦了一阵。一声断吓,打断了他的话。众人看了一下不识时务的他,又很快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吓得我差点从他的肩上滑落。刚才的那个人又来了,将一杯冒着热气翻滚着绿叶的水放在他的面前。他悄悄地退了出去。那个人擦擦脸上的汗水,谨慎地看着我的主人,似乎想解释什么。旁边的人用胳膊轻轻地捅了捅他。他回头看他,他却装作若无其事。他必定也是一级领导,身经百战,立马心领神会,使劲咽下含在嘴里的话。我的主人端起那个漂亮的茶杯,抿了一口散发着香气的茶,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我被这水的余香勾起了一些渴望,刹那间焦渴之极,仿佛主人的激动也传染了我。我努力地让自己安静,抛开那点贪念。我感觉到自己的狭隘和不成熟,我怎么能这么不识时务。一念之差也许就是灭顶之灾。想过之后,我平静了,比坐在这儿的每一位人都平静。他们其实都很平静,但我仔仔细细地揣摩那一张张脸,之后我懂了,那些平静的表象下是多么的激荡不安,从或红或白或黄的脸色,还有流淌的汗珠,不难看出端倪。人啊!太能伪装,太累,这样的斗智斗勇永无止境。之后没有一个人再敢夸夸其谈了。会议很快结束了。  人们迅捷地走出了这个房间。我的主人还坐在那儿,有两个人没有离开。其中一个点燃了一支烟递到主人的手上。然后他们各自吸上一支,很享受的样子。他们在缭绕的烟雾里时而谈笑风声,时而严肃冷峻,时而沉默。也就一支烟的功夫,那两个人走了。那个人又进来了,以探询的目光小心地注视着我的主人。  主人思虑良久,开始拔打电话。又是一阵布置。几个电话后,他从容地走出会议室。  他又钻进那辆车,和那个将要压向我的人一起。  那个人指挥车辆的走向。司机习惯性地默然开动车子。  那个人时断时续地汇报着一些情况。还不时地对着电话急切地说话。  我突然有些害怕,担心那个人贼亮的眼睛会发现我的存在。我挪动身体从这边躲向另一边。我很机敏地懾匐在主人靠窗一侧的肩领处。  车子在道路上疾驰,一棵棵的树木迅速后退,仿佛它们都害怕这辆快速奔驰的车。我很惬意,此时我的主人正在闭目养神。那个人虽然有些焦急,但却很识时务地闭上了他的嘴巴。  车子缓慢地停下,并不停地鸣叫。司机下车,又快速返回。主人睁开眼,司机有些无奈地回头看着他们。  那个人拔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便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车外,他很有礼貌地向我的主人敬礼。然后引导我的主人走过拥堵的车辆和人群。  走到人群的前面,他站住了,看着塌陷的路面。有几个人过来向他说着事情的经过。现场有些混乱,到处都是人和车辆。他镇定自若地开始指挥,这是他的强项。很快人们像我们蚂蚁一样有序地开始忙碌。我清楚这样的阵势,因为我也是蚂蚁的首领,指挥过无数次建设大军的大行动。救援工作还在进行。有人扛着一架仪器对准了我的主人,一位漂亮的小姐豪无惧色地对着我的主人叽叽喳喳。我的主人举起一个拳头样的东西,挥舞着他有力的臂膀,坚定地对在场的人讲话。那声音一下子让场地上所有的人停止了活动,全都向着这个方向凝视。仿佛塌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导来了。在这样的时刻重要的不是不顾一切地救人,而是拍照,拍摄下这历史性的一幕。只有几个穿着白衣的人,抬着一个伤员送进一辆白色的车辆,那个车辆唱着响亮的笛音呼啸而去。我都习惯了众人对我的主人的崇敬,他们也太没礼貌了,竟然敢不听主人讲话,还咆哮着离去。  几分钟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穿着各种颜色服饰的人奔跑着忙碌着。那架仪器开始对准场地纷乱的人群,搜索着可以对准的目标。我的主人在几个人的陪同下离开了那个乱轰轰的地方。他在上车前异常严肃地对那几个人叮嘱着,连挥手的姿势也显得庄重。我的主人躺靠在车座上,长长舒了一口气。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吓我一跳。只听他爽快地笑着,叽哩咕噜一阵。之后指示车行进的方向。我越来越觉得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是极大缺撼,因为他们有时不动声色,毫无表情。我察颜观色根本无法明察秋毫,根本不能完整地理解人类复杂的心理,根本不知道他们是真笑还是假恼。坐在前面的司机仿佛一个哑吧,他很少开口讲话,但他是心领神会的高手。仿佛我的主人也特别喜欢他沉默寡言,他开车的技术很高,车子很稳,连我都不必害怕过度的颠簸会跌落。我思来想去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喳喳不休才会引人注目,才能被人信任。沉默才是聪明的人,明明知道却装聋作哑,这样似乎更能赢得主人的好感。我开始隐藏我的好奇心,开始学习不动声色,只有这样我才能更久一些地潜伏。 共 1406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上一篇:我路过

下一篇:誓言与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