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叱咤风云四一四全城戒备下

发布时间:2020-01-24 21:04:38 编辑:笔名

叱咤风云 四一四 全城戒备【下】

(E),高速全文字阅读!

约翰用力的想要从乾劲的手掌中抽拉出手臂,却发现无论如何用力,乾劲的手臂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自己根本连晃动他一下都做不到。

难道这小子野蛮人的血统?约翰猛然深吸一口气,今天我还收拾不掉你一个学员?就算你是高等征伐学院的战士学员又如何?除非你是血脉战士!不然你一年级的学员,最多也就一身蛮力,还能强过我?

降魔五战!约翰头发刹那间倒竖,斗气混合着心中的怒意蛮横气息骤然释放,顿时令四周围观的平民,有一种在丛林中单独遇到猛兽的味道,好似一块大石头压在了胸口。

好厉害!这就是守城战士队长的实力吗?围观的平民们连连吞咽着唾沫,可怕!太可怕了!这名年轻的战士要倒霉了!

二十几名围绕着马车的战士,唇角纷纷勾挑起了淡淡的微笑。队长可是降魔五战的战士,若不是属于城主二夫人的扈从,早就去奥克兰那种偏僻的乡下小城,做一个守城将军,过更舒服的生活了。这小子,今天要例霉了!

降魔五战!约翰手臂猛然用力向后抽拉,空出的一只手掌直接握住腰间的战刀刀柄,雪亮的刀芒顿时从刀鞘中喷发了出来。

砍掉这小、子一只手!二夫人,应该会给我很好的奖励吧?约斡瞳孔刮过一丝狠色,或许能够被提拔为首席扈从?

动刀?乾劲眉角一挑,斗心高速运转直接将斗气提升爆发到诛魔一战,手掌五指再次用力一握!

咔嚓!覆盖着镶嵌着金属的护腕皮甲猛然塌陷,约斡的手臂臂骨响起一连串清脆的骨头断裂声。

痛!剧烈的痛!远超刀斩,斧砍的剧痛!约翰充满战意的脸颊,在一瞬间因为疼痛变得扭曲起来,仿佛是一名艺术大师,灵感突然来临,画出了那种无比抽象的油画。

一瞬间,约斡怀疑自己的手臂,不是被人捏断的,而是被生硬的铁锤这种钝器,给狠狠砸碎的!

这是?所有人头皮一阵发麻,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恃,强大的约翰队长竟然被人捏断了手臂!而且,最重要的,这个年轻人竟然在当街对抗守城战士队长?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四周的战士,就算把他当场射杀,也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四周围起的士兵,听着那熟悉的骨骼断裂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约斡队长竟然输给了一名年轻的战士?这年轻的战士疯了吗?他竟然敢动手?他这是……找死!

「啊…」约翰口中发出一声惨叫,额头上的冷汗不停涌现,脑袋看向不远处的两名弓弩手咆哮着:「你们!还看什么?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所有的,我来承担!」

两名弓弩手迅速的从震惊中恢复,大家都是上过人魔战场的战士,早已经见惯了死亡跟残废,双眼顿时眯成一条缝隙,将弩箭锁定在了乾劲的身上。

杀我?乾劲瞳孔收缩斗心意识转动着。感受着身体半径五米距离空间的每一丝气流,宛如身体长满了眼睛,半径五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躲过察觉,包括两名使用弓弩的弓弩手那搭在机括上的手指。

不需要手指活动,哪怕是手指上的肌肉稍稍有一点点的变化,空气也会在第一时间传来,这就是斗心意识的感知能力。

两名弓弩手心头猛然海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似自己的手指。乃至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种特殊的气场内,只要自己身体任何一根筋稍稍活动。对手都能够立刻知道的非常清楚。

怪异的感觉!两名弓弩手动也不动的盯着乾劲,被这种怪异感觉压制的连发射箭矢都不敢。

「你们……」约翰疼痛的全身剧烈颤抖着咆哮着:「还等什么?

快!射死他!射死他!」两名战士对视了一眼,狠凶气息顿时充斥胸膛,将手中的弩机再次向上轻轻一抬,更加瞄准了乾劲。

崩崩!两声弩机的弓弦震动发出震人心魂的闷响,两只在战场上可以轻易穿透皮甲甚至铁皮甲的箭矢,自转着高速飞出。

想杀我?乾劲眼角微跳,手腕轻轻一抖。宛如常人随意挥手般轻松,约翰那小二百斤的身体,犹如小孩子玩的沙包一般双脚离地飞出,身体在空中打横的撞向了一支箭矢!

噗!砰!

一支箭矢狠狠扎穿约翰那镶嵌着铁皮的皮甲,鲜血顺着箭矢的四周向外涌出。人们震惊的望着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乾劲,另外一支那由机括发生劲箭,竟然……竟然被他给空手接住了!

只用了食指跟中指两根手指,就稳稳的将箭矢夹在了手指间,给人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那夹着的,并不是刚?快过人视觉的杀人箭矢,而是小孩子手中的玩具。

「这种弩机最多只发挥了它本身四成的能力不到。」乾劲轻轻转动着手中的箭矢,如果这把弩机拿到自己手中,经过小小的调整跟修改,不论是速度还是穿透力,都能够提高两倍还多的威力。

「还有这箭矢…」乾劲轻轻摇头,一脸很是不屑的样子,箭矢本是用来杀敌的,若是被人凭空徒手给接住了,那还有什么作用?如果将箭矢的内部稍微修改,只要箭身被触碰到,那么就会立刻有无数带着剧毒的刺针,从箭身中犹如刺猬般弹出,很容易起到偷袭成功的作用。

粗制的弩机,滥造的箭矢,只知道打靶的弓弩手……噗通约翰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众人呆呆看着在瞬间发生的一切,今天这事情实在太超出常规了,怎么会。

约翰单手努力的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却感觉到胸口异常的疼痛,低头看着胸口位置,愤怒的双瞳充满了惊再,随后呈现着一片死灰的神采。

箭矢,射中心脏!在刚刚的一瞬间,身体被丢起来的那一刻,竟然正好是心脏撞在了箭矢上面!这是巧合,还是……约翰身体重重摔回到地面,眼睛里充满了不解,震撼,疑惑的望着乾劲,这年轻人胆量这么大?

乾劲看也不看地土的约斡,这次杀人确实有些危险,但如果不杀他,恐怕更麻烦,自己并不认识他,他却不停的找自己麻烦。

一名战士突然抓起胸口的哨子,大力的吹了起来,刺耳有着特殊节奏的哨子声响向外传扬着。

哨子语!乾劲皱了皱眉,除非自己把这里所有人都给杀掉,不然就算打碎这枚哨子,其他人也会继续吹哨子,这哨子的传递消息方式,跟旗语一样,是战士学院必须学习的一门课程。

有魔族!快来!

乾劲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露出淡淡笑容的看着吹哨子的战士,如果他用哨子说是有匪徒的话,那么自己还有很多麻烦,如果说是魔族?那听到这个哨子声音,会赶来的就并不只有守城军了,洪流战堡的战士们也会赶来。

击杀魔族,是每一名战士的,即便不属于守城军的洪流战堡,听到这个消息也要第一时间赶去,不只是战士会赶来,同时魔法师也都会赶来。

「魔族?魔族在哪里?」杀气腾腾的怒吼声伴随着战马的高速奔腾声一起传来,骑在马上的将军一身金属盔甲,整个人在太阳的照射下犹如一轮光球,手中银色的长枪闪耀着一层层刺目的斗气!只有那头盔下,一双深蓝如海的双目,好似来自幽冥地狱一般。

血脉战身!血脉战士!诛魔九战!

乾劲眼角狂跳,瞳孔真正收缩到了针尖大小,永流城的守城将军之中,竟然有血脉战士!诛魔九战的血脉战士!

雪人血脉战士!乾劲看到那盔甲下面流露出的白色绒毛精神一振,竟然是稀少的雪人血脉战士!

冰寒的长枪裹着冰冷刺骨的斗气宛如空中刮出的闪电,周遭围观的人们都能够感觉到,这一枪之上覆盖着的冰寒气息!令人有一种,进入了寒冬大雪天的感觉。

战马踏地的冲击声,如雷的咆哮还有那混合着在围观平民的惊叹,眨眼间已经冲到了乾劲的面前。

大枪抖动,一式简单的骑士突刺破空而起,声如狼嚎婴孩啼哭。

乾劲感觉到枪气扑面,大枪未到杀气已到,刺激的皮肤连连颤抖发出反应。这不是简单的一击突刺,其中的气势更是可怕!这个冲击,巧妙结合在场所有人的惊讶,一枪刺出好似天崩地裂,宛如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发动了集团性质的冲锋!

乾劲有一种不是面对一个敌人的感觉,好似整条街道上所有人都在跟自己为敌。

长枪近身!来将手腕连连抖动,整条枪身发出嗡嗡嗡的怪异声响,好似龙吟蛇鸣。整条大枪宛如艺术大师手中的画笔!枪走龙蛇,力破千军!

大地在战马的蹬踏下微微颤抖,仅仅只是一人出手,却让人感觉到了人魔战场上那生死厮杀的气息,还有血脉战士的强大!

摇摆不定的枪尖上下左右化为无数枪头乱颤,好似大树在一夜之间绽放百朵千朵鲜花,让人不知道这一枪到底是要刺颈,还是扎腰,或者袭腿。

刺腰断身,扎腿废人!

这就是真正的大枪威力!战场之上,所向无敌的武器之一,摧城拔寨!

看到这一枪,周围人心头都升起了便是一座碉楼,也会被这一枪给彻底毁灭!在这种的攻击下,唯一的办法只弄先躲闪开,再进行反击!

可是,如此凶暴的攻击铺天盖地气势撼人,能躲开吗?即便躲开,接下来的将是永无休止的长枪追杀,一直被追杀到死为止。

退?乾劲两条眉毛高高挑起,犹如两把战刀斜斜的插在眼皮之上,眉角之间透着一股只有真正刀锋才有的锋芒!

来自铁臂螳螂血脉曾经荣光铸就的乾劲斗心,没有后退!战至全军覆没,也决不后退!

计都!乾劲手腕一翻从斗界中抓出外形凶暴霸道的宽刃斩马刀,斗心席卷着半径五米的天地气流,清晰的感觉到脖子位置肌肉跟心脏处的肌肉连连跳动,这是被弓箭手锁定后才会出现的感觉,刹那间便知道这一枪是本着心脏来的!至于脖子的位置,那是还有一名隐藏的弓箭手。

他就在五十米外的房屋顶端,烟囱后面躲藏着!两人联合,组成一种近乎无解的必杀之局面!

乾劲并不理会扎来的长枪,单手抓刀柄后把位置猛然向下一批,双脚同时在地面并震前冲,使得斩马刀的巨大刀锋,在空中刮出一条深夜天空悬挂的弯月寒芒。

血战七式!血月之痕!不做防守,完全以命换命的打法!

呜呜呜呜,斩马刀混合着斗气跟气流发出鬼哭神嚎的声音,隐隐夹杂着金戈铁马刀剑相交的声响。

单手持刀,位与后手,把不离身,山峦可分!

乾劲后发出手,面对来将给人一种单独面对千军万马的孤兵,一刀斩出喷发出前所未有的惊人气势,好似咆哮的海啸也要被斩马刀给无情的劈斩开。

刀枪对决,生死一线!比拳脚更加凶险无数倍!数米长的斗兵大枪,加上诛魔九战血脉力量的冲击,战场上的战车都会被一枪扎的碎裂废掉,何况是人的身躯?

锵!锵锵锵……来将看到这不要命的打法心头一跳,手中长枪微微一收一放。改变了大枪的路线攻中多了三分守势,作为守城将军又是血脉战士,性命远比普通的一名小人物来的精贵。

乾劲唇角勾挑着冷笑,战场之上你还有心思觉得自己命更加宝贵?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刀枪交击碰撞,激发出徇丽的火星飞溅,宛如魔法学员们释放的庆祝类魔法眼花,只是其中绽放出的那凛冽的逼人凶意,近乎可以形成实质的力量伤人!

乾劲一刀破掉对手的枪击,手中战刀顺势全力爆发下压,来将手中长枪发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响,胯下的战马却无法承受这两股凶暴的力量冲击。一声悲惨的嘶鸣,前腿直接跪在了地上,溅起无数的尘土,鲜血直接从马嘴中喷吐出来,混合着白色的唾液溅满了地面。

崩!嗖!

空中一声哨子般的锐响,藏在烟囱后面的弓箭手抓住战士在力拼之后,那应该短暂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刹那,绽放出夺命的一箭。

「杀我?找死!」第二斗心的地火之心,在这一刻完全爆发,手中斩马刀脱手而出在空中化为一条银色的长龙,发出龙啸一般的裂空风声,摧枯拉朽的破穿烟囱,斩向弓箭手的身躯。

快!比电,比光还要快的一刀!弓菲手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小腹一阵剧痛,看着那身前飞起的石块,还有空中绽放的血花,眼睛瞪到眼角崩裂喷血的大小,怔怔的望着空手在夺枪的乾劲,才明白自己错了!

因为这个错误,送掉了性命!

战士在爆发全力之后的刹那,身体精神斗气都会处于一个相对低迷的状态。这从来都是弓箭手击杀强者的最好机会!现在看来,那名目标战士是故意的!故意爆发所谓的仝力。

因为,弓箭手在真正锁定目标发出攻击之后,其实跟战士没有什么不同。那是聚集了精气神的全力一击,在释放出的刹那瞬间,弓箭手也一样会有一个非常低迷的瞬间。

身为躲藏在阴暗处的猎杀者,却被猎物给当做了猎物…可笑啊!

弓箭手眼睛瞪到最大,死死的盯着乾劲,即便人死了,眼睛也依然还是盯着乾劲动也不动。

夺枪?这怎么可能?将军落马双目绽放着不敢相信的惊讶,雪人血脉战士有着自己独特的一面口什么是雪人?冰冷!无比的冰冷!雪人血脉战士的斗气,就像是冰天中的雪地,斗气无比的冰冷,跟大部分战士斗气碰撞的刹那,甚至可以直接瞬间冰封对方的斗气!战士的本体,更是非常容易被冻伤!

乾劲一把抓住那被斩的有些弯曲变形的长枪,手臂连连用力1长枪刹那间从对方手中脱离,成为了自己的掌控之物。

五级斗兵?乾劲手中长枪对着地面猛然一摔!啪的一声脆响,弯曲的斗兵再次变得笔直,宛如最初一般,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条长枪的损伤有多大,如果刚州不是甩刀杀人,最多十刀之冉,这条长枪就会被斩断!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来将连连向后跳跃,双手虎口的血液已经被冰冷的斗气凝结,一双眼睛怔怔的望着乾劲。

我可是诛魔九战啊!怎么会这样?不但没有冰封住他诛魔一战的斗气,连稍稍减缓冰冻一下他的斗气都不能!难道他身上佩戴着的斗器?不是说,只有灭魔战士以上,才有机会拿到的吗?除非他是大型血脉家族出身!可他显然不是!只是一个普通战士?为什么我的斗气…

[奉献]

抚顺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汉中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南宁白癫风公立医院
惠州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