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重阳怀旧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0:38 编辑:笔名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过了这个“重阳”节,我已步入了不惑之年,几十年来的人生履历,不知经历了多少往事,而印象深的,更数童年那次父亲带我走亲戚了。

俺家住在豫东平原上一个偏僻、贫瘠的村里,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天到晚他除了翻那几亩黄土,再也想不出别的生计来。那时候,因挨肩姊妹六个都还小,母亲又是先天性盲人,所以整个家庭的负担全靠父亲一人操劳。

成年累月的繁重农活和里里外外的琐碎家务,折磨得他不到五十岁就白了头发,弯了腰,虽然父亲总是那样没明没夜的忙活个没完,可家里还是一贫如洗,不饱终日。因此,我睡觉时总是做梦,梦想有一个能吃饱饭、穿暖衣的家。可是当一个甜甜的梦醒后,盖地还是破被褥,穿地还是破烂衣,吃地还是黑窝头。

记得七十年代初的一个“重阳”节,父亲带我上姑家走亲戚,在此之前曾听父亲讲过多次:说姑家住在大城市,那里的楼房很高,街道很宽,宽阔的马路上不跑马,跑的全是些各式各样的轿子车。还说姑家就住在一栋洋楼上,站到窗口不出屋就看得老远,可以观赏到整个城市的景色呀,好气派!让我心馋的是,姑家一天三顿都能吃上肉,桌上从没断过水果和糖块。每听他讲起这些,我嘴里就溢出了咽不完的口水,恨不得身上插翅,一下子飞到姑家去。

一路上,我坐在飞驰的汽车上边走边想……傍晚,我们终于来到了姑家。

姑家真住在一栋又高又大的洋楼上,俺父子俩怀着极大的兴致一股劲攀上了楼。一进姑家的门,嗬,真阔气!比爹讲地还来劲,不但桌上摆着不重样的鲜水果和色彩斑斓的花糖块,而且还有看不完的小画册和玩不尽的飞机、坦克、轿子车等电子玩具。特别是那支手指一扣扳机“哒哒哒”冒着火星直叫的冲锋枪,简直迷得我眼花缭乱。看到那些连做梦都没见过的洋玩具,我的确信服了姑家人的福气,姑家真了不起!

在姑家住的不到一星期,我和表弟明明就玩熟了。有一天中午,明明放学回到家邀我跟他一齐到楼下玩时,只见他随手推开一个套间门,捞出一辆非常精致的小自行车,我一看吃了一惊:乖乖,真漂亮,红颜色上面飞着花蝴蝶,三个皮轮一齐转。

因为我还是次看到那么高级的洋车子,感到无比新奇,因此,那天玩得头上直冒汗,真过瘾!当晚躺在床上睡觉时,兴奋得我半夜没合眼,一心盼着天快亮,天亮了我还再骑骑那辆小自行车呀。想不到第二天天刚朦朦亮,父亲把我从睡梦里唤醒后,亲了亲我的脸说道:“柱子,起床吧,您姑已帮咱打好了包裹,咱们去车站打车回家呀。”

我正揉着眼睛打迷糊,一听父亲说回家,忽地觉得头稍发凉,我牙齿紧咬着嘴唇,极力抑制住自己不哭,然而,眼泪还是如注地涌了出来……兴会我幼小的心灵还够明知,姑家虽好却不是自己的家呀,怎好意思赖这儿不走呢?再说这段时间只顾贪玩,把家也给忘的一干二净,不过好几天没看到娘了,回家就回家吧。想不到我前脚刚迈出屋门,一眼瞧见了走道里放着那辆小自行车,不由我两腿发软,再也挪不动那双小脚了。

父亲看出我瞧见小自行车热了眼,生怕姑看到失体面,便推着我的小肩膀,催我快走,而我却双手死死地抠住门框一动不动。父亲看我硬是拗着不想走,就生拉硬甩起来,急得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叫:“我要自行车,我要自行车。”这时候,我又哭又闹的嚎声吵醒了明明,想不到的是,一向和我玩得火热的表弟此时对我却反了脸,他两手紧紧地抓住小自行车的双把,横眉竖眼地冲着我说:“这是我们家的自行车,就不给你,就不……”

没等明明把话说完,姑“啪”地一掌打在他的头上,并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他的嚷嚷。由于这一哭一叫,一吵一闹,父亲看硬拉不行,就哄着我说:“乖孩子,甭闹了,回家爹给你买一辆。”父亲一说给我买,即时止住了我的哭闹,随即,我又亲昵、又疑惑地观察着父亲的面孔,分析着他对我承诺的诚信度,父亲看我心存疑惑,再次对我表白道:“柱子放心,回家咱就买,一定买。”我看父亲说的坚定而真诚,抹了抹自己眼窝的泪花笑了。

姑把俺父子俩送到车站后,伸手从她衣兜里掏出一卷钞票递到目前面前说:“哥,你把这钱拿上,回去后到县城给柱子买一辆小自行车吧,孩子就一个童年,甭让孩子再哭了。”站在一旁的我,眼巴巴地瞅着姑手里的钱,多么希望父亲把钱接上啊,父亲拿上它好给我买自行车呀。可是,一向自尊心强的父亲,终还是给推辞了。

只恨我记性太好,回去的路上,迷人的景色和噪杂的人声竟没使我忘掉父亲对我的许诺,回到家,我件事儿就是缠磨着父亲买小自行车,尽管母亲想象不出小自行车的模样儿有多好玩,当她听到我连一声总一句的嘟哝,几乎是向父亲祈求地说:“柱他爹,啥好的自行车把孩子想成这个样,你听孩子都快想疯了。明儿你到集上卖袋玉米吧,认着少吃些,也给孩子买回来。”

而父亲越听母亲说买越急,越听我的嘟哝越气,逼得他“嚯”地从床下绰起一只破鞋,大手抓住我的小胳膊,死不要命地打了起来……母亲听到紧骤地打破鞋声,急得双手捞摸着叫乖儿。因我当时穿地还是赤屁股露肉的开裆裤,鞋底拍在嫩肉上只觉得燎心地疼。直把屁股蛋打成烤面包,父亲仍不撒手,再也忍不住疼痛的我,拼死命地从父亲手里挣脱出来,一下在扑倒了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母亲双手紧紧地把我搂在胸口,顿然,一串串热泪滴落在我的头上,流淌在我的脸上,也侵入了我幼小的心上。此时此刻,疼爱我的几个姐姐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酸痛,她们各自背过头去,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片刻过后,母亲边轻轻地为我拭泪边说:“乖孩儿,甭哭了,因咱家穷,你几个姐姐都辍学了,哪还能拼钱给你买那么金贵的自行车呢,你爹也是无奈才打你的。”

听娘这么一说,我恍然意识到自己太不省事了,我哪能和生活在大城市里的明明相比呢?当我用忏悔的目光窥视父亲时,却不见父亲在屋。我悄悄走出屋门环院瞅时,只见父亲瘫软地蹲在屋角,双手抱住低垂的头在失声痛苦着,目睹父亲那极度的悲伤,我禁不住鼻根发酸,泪水再次涌了出来……我怀着心里的悔疚,蹭到父亲跟前说:“爹,你甭哭了,我不要自行车了,我再也不要了,我啥也不要了。”说罢,我两腿往下一跪,紧紧地抱住了父亲的双腿……

文/慈云 电话:13691029086

逆行射精的原因知道多少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上一篇:忘了吧5

下一篇:夜雪思旧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