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哈利波特的防御术课教授 第309章 夜色中

发布时间:2020-05-22 02:26:13 编辑:笔名

哈利波特的防御术课教授 第309章 夜色中

“我和斯克林杰他们沟通了下,大家都对金杯没什么头绪,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庆祝完了,吃饱喝足,洛哈特问。“继续漫无目的地寻找它的下落么,我们之前只是寻找破坏方法的同时寻找魂器……现在一个任务完成了。”

“不是说还有个魂器是一条蛇吗,想办法把它弄出来呗……”赫敏建议。

“额,我想说件事情……”哈利举手:“刚才我们毁掉那个冠冕后,我想去看看神秘人他现在在想什么,然后看到他去拿那个杯子了……”

所有人都一下子看向哈利。

“你怎么不早说!”洛哈特放下了杯子,“那个杯子在哪?”

“我只看见他幻影移形到一个很大的花园里……然后走进了一个被赤胆忠心咒保护的房子里。”哈利为难地说,“然后在一个柜子里拿出了杯子……”

“然后呢,别吞吞吐吐的啊!”赫敏焦急地问,“急死个人啊。”

“然后他发现我在窥视他了……”哈利不好意思地说,“再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靠!”布莱克气的把杯子顿在桌子上,洒出来不少红酒。

“你还记得那个房子是谁家的吗?”洛哈特问。

“不――”

“你还记得那个花园是什么样子的吗,周围环境,或者有什么显眼的地标吗?”赫敏问,“或者气候怎么样,植物长得还好吗?”

“那不是我亲身经历……记忆很模糊,但如果我到了那里的话一定能认出来,周围也没什么特色……”哈利努力回忆着,“哦,那地方没下雪!”

“那就是在不列颠南部各郡了,现在只有那里没下雪或者没积雪。”赫敏下了结论,“可现在飞路被切断了,难道神秘人是怕我们幻影移形过去?”

“不太可能……”洛哈特说。“不管怎么样,我先联系亚瑟让他帮我查查在英国南部有哪些家族是有赤胆忠心咒保护的……”

“可神秘人是从那个庄园里把杯子转移了出来,你现在找那个庄园有什么用呢?”布莱克又开了瓶酒,给自己倒满。“我们不知道他是转移到另一个家族庄园里去了,还是放进了古灵阁的金库里甚至决定自己保管。”

“你别喝了,喝醉了想不守夜啊!”洛哈特不满地说,“我们只是摧毁了一个魂器,还远远没胜利呢。喝得醉醺醺的像什么样子!”

“没事,轮到我守夜了哈利你替我一下,好吗。”西瑞斯笑嘻嘻地说。

“好吧……”

“真是――”洛哈特无语了,不过还是先拿起联系亚瑟的纸条,托他想办法弄到英国南部赤胆忠心咒的分布情况。“我的想法是,找到那个杯子原来所在地的食死徒,也许能从他嘴里逼问出神秘人把杯子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哈利,现在开始尽量不要保持大脑封闭术――他的每一个念头和动作都有可能暴露杯子所在地。”

“恩,我尽量吧。”哈利说。

“哈利,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吗?”赫敏有些惶恐。“可别让神秘人发现我们的位置,现在没了飞路……”

“我不知道,我是随从幻影移形过来的,我只知道我们在英国北部的一大片森林边缘,没错吧。”

“嗯,不知道具体地点就好,你们也别告诉他。”洛哈特点头,“你们吃完了可以去休息了,我先守夜吧,其实守夜也没什么必要。我设下的魔法有自动报警功能,而且现在飞路都断了,食死徒的爪牙们也不可能到处乱窜了。”

“明天我们往哪去?”艾伯特问,“总得有个计划吧。”

“要不我们可以考虑往海边去。偷偷出国……”洛哈特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去德国把关在纽蒙迦德的格林德沃救出来,他不是邓布利多的好基友吗,神秘人弄死了邓布利多,他肯定想报仇的吧。”

“那是一个黑巫师!”赫敏张大了嘴,惊恐地说,“而且被关了几十年。谁知道他现在也没有心理变态了……要是他出来后别的事情不做,先攻击我们怎么办?”

“这不是问题关键所在……纽蒙迦德作为德国唯一的巫师监狱,还关着他这种家伙,守卫肯定很森严的,我们不能莫名其妙地冒这个险。”布莱克摇头:“退一万步讲,我们把他救出来了,他也愿意帮我们对付神秘人,但依然弊大于利:我们救了一个震惊欧洲的黑巫师出来帮我们,岂不是坐实了魔法部关于哈利是黑巫师的谎言,捎带着邓布利多都洗不清了……要是德国魔法部也跑过来对付我们,那就真是一团糟了……”

“好吧,那我们就只能在这休息了,先看看魔法部到底准备把飞路切断多久。”洛哈特知道自己做了魂器后脑子可能不会太好使,思维方式都产生了一些变化,出不了什么好主意,所以虚心接受了他们的批评。“如果飞路没有恢复的迹象,我们就动身,到底是往南方去还是往哈利想起来的什么地方去,到时候再说。好了,现在把东西收拾一下,可以去休息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我来。”赫敏赶紧站起来,用魔杖帮忙收拾起东西来,并且清洗干净。

――

夜幕已经降临,洛哈特坐在帐篷门口的一个长凳上。

“你不去睡觉吗。”洛哈特问赫敏,“我一个人守夜就行了,去休息吧。”

“不,我陪陪你。”赫敏柔声说,在他旁边的凳子边缘坐了下来,轻轻靠在他肩上,“这不是守夜,是陪我的丈夫一起看星星!”

“好吧,亲爱的娘子,那就一起看星星。”洛哈特伸出右手搂紧了赫敏,左手伸到她怀里,抓住了她有些冰凉的小手。

一月初的天气十分寒冷,但在防护魔法和温暖咒的作用下,两个巫师还是很舒服地坐在帐篷门口继续培养感情。天上没有云,月亮也不圆,透过叶子都掉光的树枝――可以看见蓝色的夜空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钻石,夜色静谧安详。再仔细看,可以看见一道白色的银色虚影横跨整个天空,那是银河。

西瑞斯估计已经醉倒了,而两个男孩也还没睡,在帐篷里欢快地讨论着什么,成功摧毁一个魂器让所有人的心情都轻松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陪人看星星呢。”洛哈特忽然发现了这一点。

“真的吗,那太好了,以后你守夜我天天陪你看星星好吗。”赫敏惊讶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欢快,终于有件事情是她和洛哈特首先做了,看过他许多书的赫敏当然不知道――其实洛哈特也是第一次真正进行生死逃亡般的冒险。

“好。”洛哈特低下头看着赫敏,发现她也正用褐色的大眼睛盯着自己……此时还能做什么呢,当然是俯下头亲她一下咯。

……

“森林里有狼吗。”虽然不说话气氛也不显得尴尬,但赫敏还是嘴巴停不下来,希望能聊点什么。

“没有,你应该看过牧羊人捕狼的历史吧,现在英国恐怕只有动物园里有狼了。”洛哈特说,“就算有狼,它也会被防护咒语迷惑的。”

“嗯……”

“今天晚上的晚餐味道不错。”

“当然,烹调也是一种可以熟能生巧的技能,在这方面我可不会像巫师决斗那样笨手笨脚的……”赫敏带着自豪说,“而且现在我是你的妻子了,要给你准备一辈子早餐、午餐、晚餐呢,不弄好吃点能行吗。”

“感人――”说到一辈子,洛哈特想起了什么,抱歉地叫起来:“啊!赫敏,对不起……我甚至忘了你的生日……你什么时候成年的?我是指麻瓜世界标准的成年。”

“九月十九日,那时候我们还在那个小旅馆里藏着呢。”赫敏说,“好不容易逃出来聚到一起,哪有心情过生日啊……”

“领证前我好像也没有向你求婚什么的――是我疏忽大意了,居然连流程都没走,也没有求婚戒指什么的……”洛哈特有些懊恼,当时听到赫敏告诉他看见了一个登记所,二话不说就带她去领了证。没有婚礼也就算了,居然连求婚都忘了。

“噢,没关系,我不在意那些……”赫敏有些不好意思,她十五六岁的时候,不止一次想象过洛哈特向他求婚的场景,她甚至已经构思好了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和说点什么――结果她的梦想猛得跳过了这一步仓,促而直接地进入了婚姻阶段。

洛哈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金球,还有一根附魔的细链子,把它串起来。同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单膝跪在赫敏,把自己的魂器举到赫敏的面前。

“赫敏,你愿意嫁给我吗。”

赫敏一下子从凳子上蹦起来,慌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还好夜色很深,帐篷里的灯光也被那层帆布挡住了大半。

――

@@@推荐票!

――(未完待续。)

男人早衰什么症状
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好方法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嘉峪关治疗白癫风医院
邢台治疗白癜风医院
浙江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重庆治疗白癫风医院
鞍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