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千年之杀破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5:17 编辑:笔名

当我次冲破茧的时候,透过那个狭窄的洞口映入我眼底的是姐姐的面容,可爱的脸蛋上精致圆柔的嘴唇微微张口,露出了很白的牙齿,从眼里让我次感觉到姐姐对我的在乎,她在微笑,惊喜地微笑,就如同大海退却后沙滩的兴奋,姐姐缓缓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来,在抚摩我有发的脑袋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手腕上的断了一只翅膀的蝴蝶的印记,姐姐也许不知道我从开始就对这只蝴蝶引起了注意,她的手指碰到了我的脑袋,我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微笑和温暖,而我就只能不停地眨着我的眼睛,被束缚的身体让我不能把手伸给姐姐,也不能从口中说出一句简单的字,姐。    在我所能看到的视线里,天空就只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洞那么大,而姐姐就是整个天空的神,也一直认为我是他们的观众,因为姐姐总是会在那个洞口的面前对我展现她美妙奇趣的法术,也许那时怎么也不会知道姐姐是在用生命延续我的存在。    我在茧中不断长大,而姐姐却不是不断来看我,她总是要隔很长很长时间长到我开始因为想念而生小孩子气的时候她才出现。她还是一样地笑容出现在我渺小的视眼当中,白皙的皮肤,充满爱意地微笑和温暖地抚摩,只不过我从开始注意的她手腕上的那个蝴蝶的印记却总在变化,而且每次都是比上一次我看所见到的都要少一部分,开始残缺到令我担心和难过的时候姐姐的乌黑长发也开始跟着变更起来,那些从我视觉能够看得更远的时候所看到的姐姐的乌黑的长发在她用手抚摩我脑袋的时候垂泻下来,如同蛙叶树的的漆黑胡须,姐姐也开始对我说话,那些平缓的词调,她总是一再地重复,快快长大。而她每说一次话我的心就要疼一次,从那只蝴蝶的脚消失开始,我就隐约感到了姐姐内心的世界的阴影重叠,开始觉得这个残破的洞口不是真正的天空,而姐姐的存在也决不是为我表演那么简单而已。每次她摸了我脑袋把手缩回去的时候,我总是想叫一声姐却怎么也叫不出来,总是想伸出手却一再地手软。我就只能难过,和积聚我的泪水,心里面一直想一直想,我要长大,我要长大,我要叫姐姐,我要触碰她的脸蛋就如同她每次触摸我一样,我要在她面前学习她的法术学习她的微笑,也要穿跟她一样那么白得令人喜庆的白色披风长袍。并且要问她,那些蝴蝶的支离破碎的肢体究竟散落在哪里。  束缚住我自由的其实我也知道究竟是什么,我只看到我的周界是一团云雾般的白,如同姐姐的手掌。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快点摆脱身体上的枷锁,快点告别这寂寞的漫长如同雕塑的时光。  也许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计算这时光的流逝,因为我后来我已经感觉不到时光在流逝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姐姐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并且次亲吻我的额头,我在惊讶的时候一颗温暖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阻止了我的心跳,我开始感觉眼前的姐姐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姐姐看了我一眼后离开了我的视线,然后有一股从未有过的热量在我全身流穿。而我终于大力叫出了声姐,继而感觉我已经彻底粉碎了身上纠缠了很久很久的束缚。  姐姐曾说我在茧里已经存活了三百年,我听了这句话我觉得很疑惑,因为姐姐的样子告诉我,我们彼此是人,三百年这是一个人根本无法跨越的局限。后来姐姐又说我会在茧里一直下去,直到再过两百年后,我才能够自由。也就是说,那种雕塑般的日子持续了五百年。  五百年年后我果真自由了,那一刻我以一个完全迷茫的姿势出现在一片废墟的中间,临近自己的是碎裂的白色冰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冒着雾气,附在自己身上的是狼籍占着血和灰尘的白色衣裳。  四周因为大火坍塌的房屋狼狈地堆叠在一起,在那些残遗散落着惨白的尸骸,经久未化使我次恐慌。  姐姐。我的模糊记忆里本能地允许我这样的呼唤。  我傻傻地在这片废墟当中转悠,但是周围根本好像不存在生命,  这应该是一场灭门掺剧,而被灭的门派应该是乾坤山庄,当我发现那块黑色的大匾的时候,我还看到它上面那污垢的血迹竟然还没有消失掉,诡异的是我竟然还发现它的下面有东西在缓缓地抖动,挪开后居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竹蓝里蠕动的天真可爱的婴儿,竹蓝旁边有一具白色尸骸,苍白如同浪花。  我轻轻抱出那具还在对我微笑的婴儿,用手指温柔地触碰他的鼻子,他咯咯笑了出来,我再用嘴亲他额头,他就用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但那眼神却有几分深沉。  我抱着婴儿走出乾坤山庄的废墟,找到了个名叫历历的村庄,村庄的入口有人把守,村庄里面看起来很活跃,有很多孩子大人,还有蔼蔼的植物。再看看村庄以外的地方却是寸草不生的荒芜之地,  村庄里把守的人看到我后立即有人往村庄里面跑,然后等了会儿有个老人走了出来,他看到我很惊讶,询问我是谁。  嫣然。我告诉他。这是我五百年过后自然的记忆。说出后自己也大吃一惊。  他再次仔细打量我一翻,然后对看守的人说,让她进来吧。  他是个有很长很长的白色头发脸上却没有很老的风霜印记的老人。  他带我来到了他的房间,房间布置小调简朴,像一般的村庄居宿,但惟独不同的是,那盏用红色布包裹起来的灯,里面的灯心是一颗松子。  我把所有告诉了他后,问他会不会有一个婴儿能够存活五百年而不长大,那个老人明显是在惊讶,可是他还是伪装的镇定,疾风一样的神秘在脸上消失后,他一无惊奇地说,在神秘的四阳城里有很多不会死去的生命,永恒并不是神话,只不过如果要一个婴儿能够有永远孩子的脸这几乎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我立即把我怀中,从我把他抱出来就一直在酣睡的婴儿递给他看,可是我们却同时惊讶的目瞪口呆,我手中的那个婴儿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惨白的尸骸,我无语去争辩什么,只是傻傻的看着那具尸骸然后很难过,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可爱的婴儿会在我手中突然死去,我想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才会死去的,我杀人了,我控制不了内心的内疚而不自禁的泫然泪下,老人没有什么异样的举止,他好像对这突然其来的恐惧早有了预知,他很慈祥的伸出那只粗壮的手轻轻试着我眼下的泪说,傻孩子,哭什么,孩子又不是你杀死的。然后用很平和很平和的眼神如同看自己的孙子一般的看着我,我的心就一下子震撼住了,我被这意外的温柔弄得五百岁一刻间成了五岁,是的,我的确是个孩子,且是个软弱的不堪一击的孩子,如同手中在一瞬间化成尸骸的婴儿。    我跟着老人在村庄生活了五年,在这几年里我过得一直很平静和开心,姐姐曾说我已经有五百岁了,可是我的举止和言行根本就是个小孩,所以我开始怀疑曾经被束缚在茧中的时光,我怀疑曾经茧中沉睡的时光是否只是一场冗长而又寂寞的梦境,而姐姐只是我心中一直完美而又无奈的思念,那思念是对亲情的渴望,渴望被永恒的宠爱的幼稚幻想,可是如果我不是从茧中出来的那我又是来自哪里?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又会在哪里?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会去询问老人,老人的脸一直都是那么慈祥,他说,嫣儿,你不是来自茧中,你是有父母的,你的父母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在很多年前是人们心目中的神。我每次都会在他说完这些后然后打杈,且毫不礼节,那我的父母他们在哪里呢?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抛下。我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谎言来骗我,一个自己都难以圆滑的谎言,但是人家都说只有不是谎言才是一个不完美的真实,所以我还是不知道老人究竟有没有骗我,他也一直没有告诉过我父母的踪迹,他也许是怕我离开,但我敢确定的是他一定认识我父母,且有很深渊的关系,因为只有他的沧桑告诉我,这些平静生活的代价背后点点滴滴的残酷代价。  亲情的飘渺虚无其实并没有影响到我天真的童年,我依然可以跟其他的孩子玩得忘乎所以,依然可以站在阳光下看着其他的孩子奔向自己的父母的怀抱而不心痛,那个时候我喜欢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穹,看着那些干净的令人舒畅的云朵穿梭,看着那些微茫的鹰的踪迹迷失在云雾里,然后拉着同伴的手,感受他们的手温,有时也会突然想念起那些在天空群飞的苍白的壮观的鸟类,那些传说没有脑袋的鸟类。村里的人称那些鸟的名字叫亡日,它们的叫声和飞行的姿势都不同其他的鸟,它们的姿势被叫做自杀。爱和恨两字循环的交替的模型,那些声音好像是从天底下每一棵树的深处毫不优雅的奔泻出来,轻而易举地颤落了树叶跟很多人的眼泪。  我记得,无头鸟飞来的季节是五月,那个春夏浓重交际的日子,满地盛开出诡异的矮矮蛙叶树,弥漫沉沉的悲伤气息,这一天所有的孩子都不能出去,据说魔鬼和灵魂会在这一天复活,它们会肆无忌惮地在村庄猖獗一整日,吞噬人的肉体跟灵魂,但这些只是传说而已,村庄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发生过这么恐怖的事情,但是在这一天还是没有人敢出去。  老人说蛙叶树其实是一种食物,这种树根部都是鲜血淋淋的血腥食物,它们可以满足那些魔鬼跟灵魂的血性,但是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树的根部可以是血肉,且血腥远远胜过人类的浓重。  无头鸟群飞的悲壮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我只知道每年的那天当我从床上爬起然后就可以从窗外看到它们占满了整片天穹的身影,他们放肆和凶猛地只朝一个方向涌动,我没有看到什么魔鬼,只是心里面被整个画面不断的颤动,如同被魔鬼撕扯一般,我不清楚在心里隐隐作痛的究竟是那些悲怨,也不明白当我的背部的血液剧烈沸腾起来好像有什么正要刺穿我的时候我为什么会有那种难言的仇恨,种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和未知如同老人的神秘。  无头鸟不停涌动直到全部被一座很迷茫的城堡里面的四射的光全部销毁掉,我知道,那座神秘的城堡便是老人说过的有着永恒生命的四阳城,而当那些无头鸟全部消失后孩子们就会往外面跑,因为四阳城还没有消失,他们踩在那些蛙叶树散落的胡须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四阳城里的光刺穿云雾后还是那样的锋利,而那些无头鸟的支离破碎的羽毛在空中四散开随风飘飘洒洒,那些凄鸣的破鸣声更家尖锐地击破每一片天空和每一寸土地的平静,抽泣的低吟使我们一语不发。  这五年来是平淡的,五年说天谈地儿女情长的五年,五年珍贵笑容和同确感觉的平坦,没有明白过什么跨越有时候会让自己的思维感觉分离的不堪回首,牵过一个男孩子的手,心跳的跨越是的意外,至于当我想起那个晚上的时候我总觉得很微茫的幸福,而自己的灵魂好象是根本不屑于这丁点爱情滋味的。后来那个男孩子无缘无故消失了,是在无头鸟飞来的前天夜里,村庄次有人可以消失的这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的残遗,就如同那些蛙叶树的胡须在第二天也会消失一样,成为村庄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对于他的失踪我是很又看法的,因为那天夜里当我跟他分开的时候我看到了狼的身影,在田野里飞快的奔跑。整个村庄我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狼的,也听说狼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彻底在人间销声匿迹了。后来我告诉老人说我看到了狼而他却说一定是我眼花看到了狐狸而已,然而他的脸上却有说不出的惊讶和在乎,就如同他曾对我说我一定不能在外面宣称自己是从茧出来也不能说自己有五百岁一样的在乎神情。我相信自己看到的决不是狐狸那么简单而已,也怀疑老人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就如同隐瞒我的身世一样,一样的小心却又不能隐藏的天衣无缝的无奈。为了弄明白那个男孩的消失究竟跟老人有没有关系,所以那个夜晚我整夜坐在山峰上的小茅屋里面,用很厚很厚的茅草裹住自己,只露出一双眼睛瞻望山下,狼终还是出现了,它跑下了山,跑进一间房子里面,而我敢确定的是,那个房间是老人的房间,因为老人房间灯光是全村里的白色。  从那天夜里开始,我便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面我是一个洁白美丽的天使,可是我的手中握着的却是一把沾满了鲜血的蓝色的剑,我的眼前是神秘的城堡昏暗,我的心里是一片模糊的脆弱,我不明白我手中的剑究竟沾的是谁的血液,因为我的眼下我已经找不到任何人,只是听到一个男子的焦虑的呼喊的声音,在不断呼喊着我的名字,嫣然。  后来我还是单独的跟老人说了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要求他向我坦白并发誓决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可是他还是不断的否定,终用严厉的表情命令我以后不许再说这些否则将我赶出村庄。  这是五年快要结束时候发生的事情,那种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开始会无缘无故地难过和沉默,跟同伴们玩着玩着突然就一个人傻傻地跑开了,跌落的发黄枯叶被一些疾风吹得四处飘散,田野里随意奔跑的小生命也在不断地减少,狼的疯狂滋长却总是在隐蔽的四下里,村庄里没有人敢宣称自己看到过狼,因为传说狼的诅咒可以令一个人生不如死,于是我们只能这样任凭狼在夜间肆意的猖獗,而自己能够做的就是祈祷自己能够幸运,祈祷狼能够不来接近自己。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害怕了,但确定的是我的开心的童年的确是要结束了。  月中清高,情淡如光。一个人躺在孜日桥上,听着反复翻覆的流水的声音,想念起内心深处的思念,是的,我还是不能彻底地否定五百年只是一个梦境而已,姐姐清晰而又嘹亮的面孔是不可模糊的心疼,姐姐她是存在的,那不会只是虚幻,她是确实存在的,因为我还清楚得记得她的手指在我脸间滑动的软柔,记得她平缓而又亲切地呼唤我的名字,记得她乌黑的长发和她手腕上那只蓝色蝴蝶的残缺不全,甚至还感觉她一滴泪滑进我的眼中仍然还在令我温暖地难过。流水太快,却带不去月亮的影子。   共 29812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28岁患者治疗男性不育方式有几种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脑外伤癫痫病发作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