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绿野荒踪微型小说余庆唱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0:01 编辑:笔名

余庆是麻庄人,中等身材,自幼身体就结实,只可惜天生有点呆,偏又好吃懒做,整天游手好闲在村子里晃荡。年龄大了些,他也想着干点什么,有人指教说:馋学戏,懒出家,又馋又懒当屠家。  余庆记住了,他自己自言自语地寻思:出家吧,每天清汤寡水的,一点荤腥都见不上,多难受;不如做个屠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嗐嗐,杀杀杀!痛快!——哎,不对,二伯父不是差点让那头公猪给咬伤吗?要是就为了吃点肉,叫牲畜咬一口,那多不值。还是学戏吧,咚咚锵,镗啷啷,兵丁衙役四下排开,真个热闹!  事也凑巧,这一年,村子里恰好来了一班唱戏的。别人给余庆出了个主意,他死磨硬缠就跟上了戏班子,这一跟就是三年。三年里,余庆虽然也起早睡晚地苦心学艺,但由于没有悟性,终无长进。等到师兄弟全都谢师登台,他仍然百无一能。师傅无奈,只好劝慰了他几句,打发他回家。  余庆一路哼哼唧唧地唱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村边。看到家乡的景致,再想到将要见到父老乡亲的难堪场面,他面生惭愧,心下好不凄苦。他想,三年求师学艺,到头来一场戏也没有学好,让我如何见人?——哎,对了,《五郎出家》这一场自己唱得还可以,先在这里再练练,也好向家人有个交代。  此时的节令已经过了立秋,余庆看看左右没人,就走进路边长得很茂密的玉米地里,从行囊中取出木刀,穿起大衣当作袈裟,再装模作样地挂好长髯,架势摆开,大刀权当斧子,猛地一挥,开口便唱:“我的地(弟)……”他这一嗓子出来,吓坏了一个人。原来,邻村一个叫白兴的人出来拔草,肚子一时不舒服就跑到玉米地里方便,听见余庆这一声,只当是这块地的主人来了,他怕被误会偷摘玉米,慌忙提起裤子就跑。白兴跑起来,撞得玉米杆嚓嚓直响,余庆大怒,提刀便追。白兴手里提着裤子,怎么能跑得快呢?他看看余庆追上来,势头不对,索性跪倒在地:“你的‘地’不让拉,我到别的地去拉还不行?”余庆一听,哈哈大笑:“我以为你是偷听唱戏的,原来是个拉屎的。”他上前一步,大声喝问:“你是听戏呀?还是挨刀呀?!”白兴看着面前这个不僧不道的怪物手提大刀,虎视眈眈,直觉得头皮发麻,浑身瘫软,他慌忙连连作揖,不住哀告:“啊——听戏,听戏。”  余庆扯开架子,长髯一捋,大刀一抡,放声唱道:“我的地(弟)……”白兴听了不到两句,便捂住耳朵,高声大喊:“哎呀哎呀,受不了了!快把我杀了吧!我宁愿挨刀也不听你唱戏了——”   共 9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看性障碍因素进行护理
黑龙江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医院

上一篇:舒心怀

下一篇:向往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