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血火天衣第717章意外之路

发布时间:2020-01-23 00:43:58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717章 意外之路

绝大多数人的弱点都是腹部。被猛击一拳之后。大多数人都会倒下。

即使像谢震这种非人的怪物。只要力道够大。也依然能够击倒。

谢震落地的轰然巨响令还在隐藏通道中奔跑的二人停住了脚步。迅速返回。

首先映入范铃雨眼帘的正是仇无衣以拳指天的身姿。

毫无赘肉的修长身体。遍布伤痕而又全然不显得狰狞。唯有一种悲壮与肃穆。

无论是挥拳破敌。还是温柔地拥抱恋人。手臂依旧是同样的手臂。刚柔并济的威猛姿态如论何时都令她痴迷。

“你们那边是怎么回事。”

仇无衣这才注意到地板下面轰出來的通路。

一开始只是想借助螺旋形的阶梯拉开距离冲刺挥拳打击谢震。而且这个作战计划还算成功。也的确将谢震击倒了。却不想这下面看似一无所有的地方貌似别有洞天。

“不清楚。大概是只有像一楼那种机关才能來到的地方。”

柳莓莓对这些毫无兴致。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去看看。”

估计上面的谢震一时半会还醒不过來。仇无衣向着通道那边望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范铃雨和柳莓莓即刻跟在了后面。

这条通道好像已经很久沒有人來过了。不过这倒沒什么问題。整座罪人之塔似乎荒废了许久。所以看不出和其他地方有任何区别。

然而仇无衣心中的奇怪感觉却完全无法消除。

“小心。似乎……那边也有始魔的感觉……等等。难道是错觉吗。不。应该不是。奇怪。为什么感觉这么模糊。”

范铃雨突然抓住了二人的衣袖。自己前行了几步凝眉观察了许久。脸上的神色却越來越迷惘。

“模糊。”

仇无衣也尝试着搜查了一下前方的气息。很可惜。分辨不出什么。甚至连生物的气息都沒有发现。

“好像是错觉。又好像不是。还是亲眼看看吧。”

范铃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具体状况。仇无衣点了点头。三人沿着通道走向了身处。

“什么东西。”

柳莓莓的步子陡然停在原地。抬手就是一掌。凶险之极地紧贴着仇无衣的鼻尖划过。

淡淡的黑气自柳莓莓掌中喷向高处的墙壁。将一个正待逃窜的东西轰了个正着。

“留活口……咳。算了。”

仇无衣正待高喊。视线一转。立即意识到为时已晚。遭到死劲轰击的东西已经化作了一块块不规则的黑色碎片从墙上滑落。

“疼。”

脑后不知被什么狠狠地砸了一下。范铃雨相当可爱地尖叫一声捂住了脑袋。

当啷。

几块颜色暗淡的金属散落在地上。仇无衣俯身将其拾起。定睛一看。不禁苦笑起來。

虽然不太清楚被柳莓莓轰散的东西是什么。但这东西爆散之后却化作了极为熟悉的一种金属。正是能被吸收的刀神金。也就是人的残骸。

反复试验之后。仇无衣已经证明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能依靠吸收这种矿物提升强度了。如果想要变得更强。恐怕只能吸收与身体契合度最高的真名级别衣骨。

可是无论如何都寻找不到。而且还有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记忆恢复之后。仇无衣发现原來那件天衣之中的衣骨部分似乎在战斗中被夺去了。可是它们现在却依然存在与体内。九条锁链纹身就是明证。虽然有一条是强行介入的。

总之现在刀神金的意义只能当做临时的外挂能量包和回复药物了。再怎么吸收也不会变化。所以仇无衣也沒有在意。只是将它随手放在一个地方。

“前面还有。”

柳莓莓忽然目光一闪。一个人疾速向前冲去。仿佛看到了什么。

“追。”

范铃雨猛地一拍仇无衣的后背。从他身旁冲了出去。仇无衣随后跟上。

“影子。”

仇无衣眼睛微微眯起。默默自言自语道。

假如沒看错的话。墙上飞速逃走的应该就是一个**的影子。当然。一般來讲有影子之前必须先有本体才行。但接触了这么多灵体生物之后。仇无衣早已习惯了这种谜一般的存在形态。

况且穷奇王也能做出同样的事情。

小小的影子本身应该就是生物。隔得太远。影子的移动速度又太快。只能看到一点模模糊糊的影像。

仇无衣一面飞奔。一面脑中快速思索着某些事情。

如果说始魔都有自己力量而形成的某种“眷属”。或许这小小的影子正是属于影魔的手下。这些眷属确实存在与这个世界上。有的失去了控制自由行动。比如穷奇王。有的重复着睡眠与清醒。碌碌无为。比如小小雨。如此看來。或许应该也有兢兢业业为了复活主人而行动的眷属。

“可恶。消失了。”

柳莓莓一脚踢开尘封的大门。多达七八个影子生物早就先一步从门缝钻了进去。正好就快了那么一步而已。

“这里是……”

第二个闯入的范铃雨踉跄了几步。站在了距离门口只有数步的地方。谨慎地不敢前进。

而柳莓莓则是直接选择了退到大门之外。二人的眼神同样谨慎。

“塔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仇无衣伸手将范铃雨拉出了门。自己却向前走了几步。稍稍靠近;了些许。

门的里面并不是一个宽敞的大厅。而是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

除了距离门口十余步的范围之内仍然有金属的地面与墙壁。剩下的则是完全望不到边际的黑暗空间。空间边缘与密室的边缘融为一体。如同密室的一部分渐渐过渡成黑暗一般。

本來就沒什么光明的地方却有一个更加昏暗的黑色圆盘。或者说洞穴。

洞穴的大小足以容纳谢震那样的大块头出入。通往洞穴的唯一道路是一座狭窄的桥。与一般的桥梁大不相同。这座蠢蠢欲动的桥很明显拥有自己的生命。

构成桥梁的是无数头影子模样的生物。这些生物一只只粘连在一起。生命力尚且十分旺盛。也不知道是经过了什么样的原理才能连接成这样一座通往未知世界的通道。

靠得近了些。仇无衣终于看清了这些生物的相貌。

事实上它们也沒有什么相貌可言。外形类似只有五条腿的蜘蛛。或者腕足伸展得特别长的海星。身体正中央有一只圆碌碌的大眼。粘连成桥梁之后。无数大眼一同凝视着站在门口的三人。分外诡异。

“应该是让咱们从那些东西上面走过去……吧。”

范铃雨迟疑地问道。嘴唇紧紧地抿着。毫无笑意。脸上的厌恶已经一目了然。

“虽然好像不是不能飞过去。可是总觉得有点危险啊。小雨。你说的始魔力量难道是出自它们。”

仇无衣同样微妙地摇了摇头。完全不像从这样的桥梁上经过。

“沒错。这些称之为影鬼的生物正是随着影魔之力而繁殖出的低等生物。顺便一提。它们的原形很可能是人类。”

回答仇无衣疑问的是一个温和端正而不失威严的中年男性声音。

“您是……”

仇无衣立即伸开双臂示意二人立刻后退。浓浓的戒意浮现于脸上。

若是平时遇到这个人。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

一身纯黑的西装。沒有五官的脸就像罩着一个口袋一样。极其瘦长的身躯沒有人类的手脚。只有同样细长的触手状物。

完全不同与人类的异形之体。却是百邪一族的总帅。也是谢凝的父亲。

谢炎。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难以捉摸的家伙。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也就是谢震的儿子。

既然祖父级别的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之上。谢炎这个人似乎也就不值得信任了。况且他刚刚从黑洞中缓步而出。踏着一只只影鬼挣扎的狭长桥梁一步步走來。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你们已经战胜了我的父亲。我有话对你们讲。不过在这之前。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谢炎的言谈举止一向优雅有加。而且还是一个有点溺爱女儿的人。听了他诚挚的请求。仇无衣也就暂时收起了戒意。

由谢炎在最前带路。一行人返回了來时的通道。路上仇无衣沒有开口。柳莓莓和范铃雨更是不知道应当问他些什么。于是也就顺势沉默下去了。

攀爬上被谢震轰碎的洞穴。谢炎首先稳重地走到倒地不起的谢震之前。摇了摇沒有毛发也沒有五官的头。根本无法察觉到他此时的心情。

“为什么前辈会成为我们的敌人。”

仇无衣凝视着谢炎的背影。沉声问道。

“缠绕在我父亲身旁的灵魂在何处。你已经消灭了它。”

谢炎转过身來。以罕有的严肃口气问道。

“沒。那不是你母亲么。我不能随便动手。只是暂时困住了她而已。”

仇无衣回头一看。灵魂依旧在里挣扎不休。无法逃脱。

这时仇无衣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若是真伤到了这个灵魂。搞不好连谢炎都要出手拼命了。把他安置在这里说不定就是胡博士的阴谋之一。幸好沒有让他得逞。

“原來如此。那我拜托你。杀了它。”

“好。马上就……啊。”

仇无衣正待点头。却骤然发现谢炎说的貌似不是“放了她”。登时一脸愕然地皱起了眉头。

...

汝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沈阳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乌鲁木齐儿童癫痫病医院
上海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